开遍豪车的展车美容师:车展的标准,是你想象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见习记者 王凤 距离车展开幕还有几天,付强陀螺附身。大脑一刻不停运转的同时,还得保持头脑清晰、方向明确。有关汽车的一切,他一丝不苟、丝丝入扣。只不过平时,他并不怎么

见习记者 王凤

距离车展开幕还有几天,付强陀螺附身。大脑一刻不停运转的同时,还得保持头脑清晰、方向明确。有关汽车的一切,他一丝不苟、丝丝入扣。只不过平时,他并不怎么开车。

昨天中午,付强的团队赶到国家会展中心,给宾利做车展前的“美容”工作。

作为MCC美光展车级护理中心(下称“MCC”)的车展部经理,周慧栋也在会展中心,忙得脱不开身。劳斯莱斯和凯迪拉克也是本次车展的客户,检车等工作已经进行了大半。正是他,指挥着付强和其带领的“车美”们。

作为汽车工业不断发展的附属物,“车美”发挥的空间越来越大。周慧栋和付强赶上了这趟车,不管怎样,“十分牢靠的技术,和较为灵活的脑袋”成了他们手里的底牌。

昨日的会展中心,工作人员还在进行展台搭建、进车、排练、调度等最后的冲刺。整个会展中心在各色节律跳跃的音乐中,机器般地行进,有条不紊。

上千零件需美容

昨日的8号展馆内,劳斯莱斯的展台早已搭建好,几辆新车已就位,熠熠生辉。

“车美”负责让展车比T台上的模特还闪亮,360度无死角。MCC派来的几位“车美”正围着其中一辆车展开工作。有人在擦挡风玻璃,有人在擦轮毂,剩下的一人在前方拿着小刷子轻扫汽车标志。这是一个“车美”的日常。

按照惯例,车展前,付强需要对接客户,确定好车展级别(A+展、A展、B展、C展,标准不一),在展前几天验收车辆,根据客户的现场要求安排“车美”给汽车“美容”。“要是算起来,得有几百上千个零部件”。

漆面要无指纹、划痕,玻璃无水渍,内饰无垃圾、灰尘,发动机无油污,门缝、轮胎、轮毂、塑料件、大灯、车铭牌、排气筒……总之,哪儿都要“美”。

和普通洗车工不同。除了洗剪吹,“车美”还要把护理、养发做到位;如果门店中的精洗服务针对的是普通会员,车展期间的客户就是SV IP级别。这,远远不是¥9.9包邮所能覆盖的服务。总之,“车展的标准,是你想象不到的那种高”。

“客户会拿着手电筒照漆面有没有螺旋纹,有没有划痕。”据周慧栋回忆,曾经的宝马客户,就曾手戴白手套,伸到发动机里面,随便动一下。“如果手上脏了,重新做。”他说的斩钉截铁,不留余地和空白。此次级别的车展,豪车品牌都会派专门的技师团队指导“车美”工作,甚至会有专门培训。

13日,宝马开始进车。早在4月8号周慧栋就开始派十几个人去仓库,“开始干活儿”。他们有个德国团队,特地飞到上海指导“车美”。“只有验收部成功了,车才可以出库。非常精细。”进车后,他们需要检查、定位,再清洁。

展前紧锣密鼓的验收交接清洁一系列过程后,一开展,“车美”就可以开启“轮班制”——一人盯一小时。

客户说什么都对服务意识,是这个行业的核心。

“我们经常都要搞到凌晨。”付强11日刚去了博郡汽车的新车发布会。“轮胎突然就扎了一个钉子”,对此,“车美”也负责检查这种突发状况。一旦检查不出来,需负责。好在付强第一天就检查出来,及时反馈给了博郡方。

现场也会状况百出。由于新车没有备用,工厂员工为一个轮胎秒变“热锅上的蚂蚁”。好不容易从模具厂调来,安装时轮胎上的一个螺丝帽又坏了。汽车亚克力玻璃上又由于运输失误出现很深的刀片划痕,“灯光一打,正对着观众,一览无余”。由于是新车,没有备用,老总看了也没办法。一切都迫在眉睫。

客户需要有条不紊,不容闪失。付强和同事需要做的,就是排除自己的环节掉链子的可能性。小的划痕,通过刨光就能去除。指纹留印,就及时擦干抹净。至于哪个人裤袋里装的钥匙划破了座位的车皮,则无能为力。但无论如何都要及时反馈。

“有些客户会刻意挑刺,那我们就点头称是。”他们接触的最刁钻的客户要求是,车展期间,车上不能有任何指纹。展台对外开放,期间人流巨大,在观众上车下车不留什么间隙的情况下,这几乎不可能。“我只能尽力去做”,这是周慧栋的回应。

观众看车展,只看车,表面的光鲜亮丽。“车美”需要“美容”的部位还包括看不到的地方。

展会只要一开馆,“车美”就在。每天付强和同事9点之前进场,拿掉车罩、检查清洁。闭馆之后,他们又开始清洁、盖罩。“一直盯着,脏了马上去擦”。车管验收之后,付强他们又是最晚一批离开的人。“夜里干到很晚”。

由此,付强成为一个更合格的“车美”领队。他需要通过详尽到位的沟通把“车美”要求传达给队员,然后监督一起达成目标。现场有什么突发状况,他与客户及时反馈与解决。他的话语温和、谦逊,有种稍安勿躁的安定作用。

展后,经过客户验收,辅助对方将汽车撤下,看到一辆一辆抚摸过的汽车装车、送走,付强才离开。

已把豪车开遍

车展参加的多了,付强渐渐把各路豪车都体验够了。他不想开车,每次都只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调整休息。开车对他来说,“真的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”。

刚开始参加这种展会时,新奇感扑面而来,眼花缭乱看不够。宥于工作限制,付强根本没时间去观看自己喜欢的好车和豪车,况且,“展馆很大,还没找到自己想看的车,就轮到自己值班了”。

读大学时,周慧栋去车展做志愿者,见到车模会特别积极地合影留念,发朋友圈。

不能如愿看豪车,付强在轮班间隙大抵是去拍栏杆了。由于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,换下来之后,“就找个地方抽抽烟,坐下休息”,并且,“根本没有心情去逛,因为见的多了,全国各地跑,各种车都见过”。

“审美疲劳”出现在展车上似乎理所当然。周慧栋是“爱车一族”,之前在几个广告公司做的都是和汽车相关的工作。跳到这家店面之后,仍然和车打交道。但是他不会像观众一样,“每个展台、各种车,能看的都看看”,顶多哪家今年出了一个新的跑车,拍个照结束就走了。后来几年,年年如斯。

但他们都喜欢“在路上”的状态。周慧栋不喜欢待在办公室工作,“感觉太压抑”。作为“车美”,“他们可以全国各地跑。”去香港、去北京,去看祖国的美好江山。这些,在门店里日复一日地洗车就看不到。

出差是风风火火。极端的时候,前一晚接到电话,第二天就要出现在展车现场。不得已,他们立即订票,集结出动。每人身着定制的黑色工服,人手一个登机箱。“我到现在干了这么多年了,没有感觉到枯燥。还是在于人,他喜不喜欢这个行业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付强说。

周慧栋认为,这份工作,看个人主观意识。“有些人待了一上午就不干了”,服务意识会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工作质量,“其次才是技术性指标”。

自己从不这么洗车

公开资料显示,2018年全国小汽车保有量首次突破2亿辆,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261万辆,同比增长了107万辆,机动车驾驶人数达4.09亿。消费升级使得人们对出行代步工具有了更高的需求;新能源、自动驾驶助力下的汽车工业,更焕发了蓬勃生机,汽车行业将迎来下一个“黄金时代”。“车美的需求将越来越大”,这是周慧栋的判断。

最初,门店只开设有门店部、4S店部,后来专设车展部,培养一批人,专门给车展活动、试驾活动、发布会提供服务。2018年下半年,车展部人员扩大了一倍。由最初10人不到猛涨到20多人。遇到车展,这些人既可以干活,也可以做领队。带领北京、长沙等门店抽调的员工,集结起来,团队作战。MCC的标准是每台车有2-3人同时在。

他们都是汽车工业发展过程中的产物。虽然自嘲是“价值链的最末端”,付强愿意将自己只身一人外出学习这些技术视为一种成长。什么都不懂,他就询问身边的人。

经常有人问他,“你们自己会这样洗车吗?”他随即拨浪鼓似的摇头。其实,即便是“车美”,也根本不会像车展这样洗车,也不会一两个月精洗一次。付强的车在老家,他每个季度回家一次,会做一下精洗。

他甚至都不太需要车了。“车展部好几个人买车,都后悔了。说‘买个车不如买个房’,买个车,又开不了,天天上班,天天在外。”同事想换车,付强劝他,有这个钱,还不如买套房,增值。

作为家里顶梁柱,付强每月的辛勤工作,为家里带去了稳定的补贴。工作的忙碌状态,总能使他感到踏实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发布于2019-05-08 10:13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阅读